不把开办中医等传统医学的院校列入此名录-南通市新闻
点击关闭

机构一个-不把开办中医等传统医学的院校列入此名录-南通市新闻

  • 时间:

老人斗舞式文骂

  不知道是不是带着一丝幸灾乐祸,韩国媒体不仅最早报道了这条新闻,还暗搓搓得表达了一番自己的揣测和推断,拉一个同行下水,自己就不孤单了?

  有细心的网友发现,早在北京中医院之前,韩国的韩医科大学在 2012 年也被同一个机构给除名了。。。

02這個把北京中醫藥大學除名的WDMS到底是何方神聖呢?

除此之外,所涉部分大學的校友會也在第一時間與國內臨床醫學專業認證機構和國外相關機構溝通協調,目前正在持續努力的過程中。畢竟世界醫學院校名錄那套標準就在那裡,只要符合標準就能入選。

魯迅就曾說過:「中醫不過是一種有意或無意的騙子」。。。除了在1922年和1926年寫的《吶喊· 自序》、《父親的病》中對中醫進行嚴厲的批評批評外,還發過誓說「絕不看中醫」。

簡而言之,這就是一份含金量十足的臨床醫學報考指南,是要用來給其他國家的醫師准入考核系統做參考的。

其中,既有中醫研究最高學術機構—中國中醫科學院,還有南京中醫藥大學、廣州中醫藥大學、成都中醫藥大學這樣的「雙一流」名校。

雖然跟他爭吵的人很多,不過話說回來,雖然很多中醫確實是在努力學習傳承,但因為造假門檻太較低,所以打着中醫明目各類各類騙子簡直不要太多,從口服到外用,應有盡有,中醫的名聲在很大程度上也是被他們搞壞了。。。

這還是有些道理的,幾十年如一日埋首于老方古籍的藥學工作者也能從中得到啟發,發揮更大的作用,比如從肘後備急方中找到靈感,發現青蒿素的屠呦呦,她也因此獲得諾獎。

這也涉及到醫學領域執業資質的認定問題。

  一个本科学中医的人,即便学过一些临床医学课程,也不能跨专业去考西医临床执照的。就像学口腔医学、基础医学也不能考西医临床执照一样,毕竟专业不对口呀。

  作者| 猫哥

  过去世界卫生组织在管理《世界医学院校名录》时,把传统医学院校(中医院校)与西医院校并列。然而,世界医学教育联合会(WFME)接管后,对此做法进行了改变,现在只收录开办西医临床医学专业的医学院校,而不把开办中医等传统医学的院校列入此名录。

要知道,中醫學一直是一個飽受爭議的話題,互聯網上相關的討論那更是鋪天蓋地。支持和反對的兩撥人都快到勢同水火的地步了。這個消息一出,豈不是捅了馬蜂窩了?

臨床醫學(含中醫、中西醫結合)、口腔醫學、公共衛生專業學位研究生學歷,作為報考相應類別醫師資格的學歷依據。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大貓財經。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硬生生的搞成了伪科学…..

那這次除名當真就是對這八所中醫藥大學學術能力和教學能力的否定么?

作為一個極具爆點的話題,這條微博不負眾望的引發了天量的關注。轉發、評論近萬,幾乎是第一時間就登上了各大社區的熱搜頭條。

眾所周知,在學習期間接受過什麼樣的課程和專業訓練,就得歸屬到對應類別的執業資格里,即便是在中國,咱們也有一些規定,參考《醫師資格考試報名資格規定(2014版)》[3]:

比如號稱「根據初步臨床實驗,參靈草對清除人體內乙肝病毒、HIV病毒等,提升癌症放化后白細胞水平、改善毒副反應有相當的作用。」的參靈草口服液,售價上萬;

  更极端的,一边鼓吹打坐、修身和辟谷,连狂犬疫苗都不让人打。。。

相比其他一些情緒化的判斷,上海中醫藥大學美國校友會會長陳業孟給出的原因,可能才是事實的真相:

來源| 大貓財經01最近,一則北京中醫藥大學被世界醫學院校名錄除名的消息在微博上傳開了。

貓哥查了一下資料發現,世界醫學院校名錄(WDMS)起初是由世界衛生組織(WHO)匯總編纂而成的,以名錄的形式不定期地更新、公布世界上的醫學教育機構,1953 年出版了第一版《世界衛生組織世界醫學院名錄》,此後的半個世紀連續出版直至第七版,最終印刷版于 2000 年出版。

梁啟超在晚年的時候,也曾出於推廣西醫的目的,寧願忍受誤診而不去求助中醫,最終還帶病撰文要國人不要因為個別事故而全面否定西醫的科學性。

樂觀地估計下,未來這八所學校想要重回榜單的話,也並不是不可能吧。

只是這種情況似乎很難根治,傳統醫學怎麼融入現代世界,還是個問題。

別說中醫專業了,沒有西醫臨床的學校都未必在這個榜單里,比如各種藥科大學。

04這些騙局能得逞,也是因為很多人對中醫理念的推崇,中醫的正確定位其實是「中國古代醫療技術」(科學與技術是不同概念),是一門觀察了數千年而總結出的經驗學科。

前些年關於「中醫有用沒用」的大爭論里,何祚庥說過,批判與否要看是否符合科學的原理和精神。

  癌症都不算疑难杂症了,那白血病也自然不在话下,各种理论依据层出不穷:

「中醫與現代的科學思想方法,理論體系格格不入,應該被徹底的否定和拋棄。中醫像其他民族的古代醫學一樣,對人體解剖生理幾乎沒有具體的認識。當然只能籠統地講整體,這是一種蒙昧的神秘主義的整體,應該完全否定。」

  当有患者打听时,啥都不需要,直接说能治,至于费用说贵不贵,说不便宜也不便宜,花几万块钱能保命,诱惑力还是相当大的。

而且這次事件也並不是對中醫簡單的「一刀切」,似乎也僅是涉及到不同標準下技術層面的考量。在被除名的八所學校外,這個名錄中依然保留了20所中醫藥大學。

中醫最該做的,其實是類似這樣讓中醫現代化的事情,可惜,大量的庸醫、黑醫藉著中醫的名頭開始行騙,實在是行業不幸。

在大部分以斂財為目的的騙子嚴重,還有人專門等在各大腫瘤醫院附近兜售「偏方」。

到了現代,同類的觀點就更多了。傳播最廣、批判最激烈的,當屬言論和立場都頗有爭議的方舟子了,他曾經在接受採訪的時候表示:

今年3月份,海南省人民醫院就有患者家屬被一伙人以「竹黃能治淋巴腫瘤」為由,被忽悠着花4000元買了1斤,而竹黃在網上僅賣72元/斤。

  比如前段时间也被各大媒体起底,打着针灸旗号、号称对脑瘫患儿有治愈功效的“封针疗法”,不仅号称可以治疗小儿脑瘫、各种脑损伤等小儿神经系统疑难疾病,年龄小者可治愈或“正常化”,总有效率“高达”90%。

03這些年網絡上關於中醫的爭議倒也確實不是空穴來風。

今日关键词:劳荣枝押解回南昌